©Siebe Und Siebzig | Powered by LOFTER

【M4K6】Accordion(上)

好久沒寫文了啊,之前心情不好加上手感都跑了所以一直沒動筆,發的都是在學校的寫的小短篇,現在我畢業啦,手感也漸漸回來了,先把這篇積欠的寫完,接下來有兩篇哼花翻譯.之前的臉魚和德國隊連載.欠更久的祭品文.還有許多腦洞待補,我會慢慢累積的!

 @灵拥-Alrsen 我來還債了XDD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多年輕人在學習音樂時學會了愛。 』


音樂聲從未關緊的房門流瀉而出,柔和的燈光照在房裡女人的身上,為正在彈奏鋼琴的她罩上一層淡淡的光暈,身旁的小男孩隨著音樂笑著。而遠處的另一間房子裡,男人懷裡抱著個男孩,眼前放著一部被拆解開的手風琴,男人專心的解釋著,而男孩只是咬著手指歪著頭,清澈的藍眼睛裝滿了疑惑。


那時的他們相距遙遠,誰也沒有想到,他們的未來會變成一道相交的道路。


「佩爾!」當年會隨著音樂笑著的男孩早已長大,他的父母是漢諾威頗有聲望的商人大家,雖已進入年邁,但在當地還是有著不小的影響力,更何況兩位總是竭盡所能地幫助其他百姓,所以大家都喜歡他們,而他們家的兒子更是從小就受到大家的寵愛,大學畢業之後回來接過了父母的工作。「佩爾!」他轉過身,身後的小女孩喘著氣的拉著他的衣角,他貼心的彎下身,「怎麼了?」「跟我來!」


今天佩爾事情提早處理完了,所以他決定到鎮上晃晃,大家看到他都熱情的打招呼,熟識的小孩子們也拉著他講述著最近附近發生了什麼事。


小女孩停下了腳步,被他拉著的佩爾也停了下來,廣場上都是人,而音樂聲從人群中央傳出—大家都知道漢諾威的小少爺最喜歡音樂了—嘻笑聲傳進了佩爾的耳中,讓他微微笑了起來,而小女孩拉拉他,帶著他在人群中穿梭,不一會佩爾就發現自己站在了音樂聲的來處。


佩爾本來打算彎下腰,不想讓自己過高的身高擋到後方的人,這時候方的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沒關係,他才放下心的專心看起了表演,一人坐在旁邊拉著手風琴,旁邊圍繞著幾個女孩子和著音樂跳著舞,讓佩爾想起家離那台因為損壞加上母親身體不好而塵封已久的琴,自己的家裡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音樂傳出了呢.....


聽完表演的他回到家,父親告訴他,家裡樂師的手風琴有些損壞,需要找人來修理,他這才想起,下下週的今天就是他的生日了,每次家裡都會辦宴會,一方面是讓漢諾威的居民好好慶祝,一方面是不斷的提醒佩爾,是時候幫自己找個伴侶了,每次想到這他都有點無奈...


佩爾的電話打來時,勞倫特剛結束手上的工作,把桌前的窗戶打開後他才接起了電話,「你好,請問是勞倫特科斯切爾尼嗎?」自己的名字透過電話線傳來的感覺有些不真實,但禮貌的態度讓勞倫特對電話另一邊的人有些好感,「是我就是」


勞倫特放下了話筒,撐著下巴看著窗外的景色,腦袋回想著剛剛佩爾講述的細節,「還沒有離開過家鄉呢....」勞倫特自言自語說著,家裡一直不是太有錢,父親對手風琴的熱愛他一直都知道,而母親也是持續地陪伴在他身邊,但最後還是抵抗不過病魔的侵襲雙雙過世,自己則繼承了父親的工作成為了一名修理師,收入並不算多,但是他喜歡這樣的生活,“看來要去一趟德國啦”勞倫特想著。


走下火車,月台被蒸氣火車的煙霧所充滿,讓來來往往的人像是漫步雲端一般,而勞倫特站在其中一臉茫然,身邊是他不熟悉的語言,也沒看到佩爾的蹤跡,“他明明說他會很顯眼的啊…”勞倫特四處看了看,這時他覺得有個人站在他身前,他抬起頭,掉進了一雙承滿著溫柔的綠色眼眸裡,「你是勞倫特對吧?」「你好默特薩克先生」「叫我佩爾就好」


跟著佩爾回到了他的家,勞倫特一路上都關不上嘴巴,這也不能怪他,對他這種貧窮慣了小孩來說,這種生活是他怎麼也想不到的,看著身邊驚訝不已的勞倫特,佩爾笑笑地打開了一間房間,「好拉,這裡就是你的房間了,如果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我喔」「那個...佩爾...」「嗯?」「沒事...謝謝你」「修琴這件事不用急,畢竟離宴會還有很多時間,你很少出遠門吧,我明天帶你去好好晃晃,你今天好好休息吧」說完佩爾就關上了門。

热度: 6 评论: 11
评论(11)
热度(6)
  1. 灵拥-AlrsenSiebe Und Siebzig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红白座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