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be Und Siebzig | Powered by LOFTER

【M4K6】Accordion(下)

我回來更文了!!雖然時間有點晚,因為我又沈迷遊戲了XD但是不管,我現在也是可以勤勞更新的人了,喜望大家都會喜歡這個故事,雖然我覺得寫到後面就歪了www而現在我要先去腦一發虎草,Rapid Fire萌得我不要不要的wwwww
接下來暫定要更的應該是那篇臉魚論壇體,我會努力寫的!

 @灵拥-Alrsen 希望你會喜歡,也謝謝你讓我用你的腦洞www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隔天,佩爾走到了勞倫特的房間輕輕敲了敲門,房裡傳來腳步聲,接下來一顆頭從微開的門探了出來,看到法國人的瞬間,佩爾有些愣住,還是在勞倫特的呼喚下他才回過神來,「走吧,說好今天要帶你出去逛逛的」

跟著佩爾走出他家,勞倫特注意到路上的行人都會跟佩爾打招呼,小孩子們總喜歡圍繞著他說說笑笑,看來對方真的是一個很溫暖的人啊,勞倫特笑著心想。

兩人一起來到市場,準備要好好填飽肚子,繞著所有攤販走了一圈,勞倫特手裡就拿滿了食物,不是說他有多會吃,而是佩爾的描述實在太誘人了,他一個個的介紹每樣食物,讓本來沒那麼餓的勞倫特覺得自己什麼都吃得下了,而佩爾也很慷慨,不管勞倫特要吃什麼他都不會拒絕並幫對方付了所有的錢。

找到了一旁的長椅,兩人坐了下來,勞倫特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佩爾在旁邊一邊吃一邊笑,等到勞倫特吃完手裡大半的食物後他才開了口,「慢點啊你,沒人會跟你搶的」勞倫特聞聲抬起頭,嘴巴還在咀嚼著食物,讓佩爾笑得更大聲了,「笑..笑什麼啊」勞倫特艱難地吞下嘴裡的食物,推了佩爾一把,「沒事,你趕快吃,等下帶你去個地方」

「這裡是...?」佩爾帶著勞倫特來到一個地方,邁入秋天的德國已經有些寒冷,旁邊的樹木早已開始泛黃並掉落,看過去還挺像下雨的,雖然是這樣的天氣,但是還是很多人來到這裡遊玩。

「這裡是馬斯湖」佩爾回答,看著遠方感覺像是陷在了回憶裡,「我小時候很喜歡來這邊,夏天跟朋友們踢踢球玩上一整天,冬天的時候湖面會結冰,我們就會帶著溜冰鞋過來,有次冰太薄我朋友還掉下去了呢」說到這佩爾笑了笑「抱歉,我只是有點懷念這裡才會帶你來,如果你覺得...」

「我很喜歡」勞倫特打斷了佩爾的話「我很喜歡這個地方,跟我的故鄉感覺是不一樣的」他抬頭看了看身邊的佩爾「我從小到大幾乎就沒離開過法國,當初要來到這個北方城市我還有些擔心,畢竟我是南方小孩,但是」勞倫特轉過身「有你在我就沒那麼擔心了呢,謝謝你佩爾」

之後佩爾還是常常帶著勞倫特到處玩,久了鎮上的居民們也開始漸漸知道了這個藍眼睛的法國人,很快地一個禮拜就過了,兩個人都想起自己還有正事要做,於是分別投入自己所要做的事情中,勞倫特去修琴,而佩爾去準備宴會,都忙到不行。

認真做事時時間總是過的飛快,等到佩爾把所有事情處理完時他這才發現宴會就在隔天了,而他跟勞倫特也整整一個禮拜沒有說到話了,他伸伸懶腰往樂師們所在的地方走去,笑聲從房裡傳出,他沒有貿然的走進去,只是站在外面從縫隙往裡看。

勞倫特正跟其他人聊的開心,藍眼睛裡盛滿了笑意,佩爾覺得他沒有看過比這更美的東西了,他最後還是沒有走進去,只是默默下了個決心。

到了宴會當天,佩爾招待好了所有的客人,卻發現到處都找不到勞倫特的蹤跡,還想繼續尋找時卻被他的父親拉走了,只好暫時打消念頭,先把宴會辦好才是最重要的。等到父親宣布宴會開始後他才得以離開,一邊往後走一邊攏了攏頭髮。

勞倫特蹲在樂師們的位置旁,一邊聽著樂師們彈奏著自己修好的琴一邊注視著大廳裡的人群們,他可以看到幾個熟面孔,都是之前佩爾帶著他到處玩時看到的,說到佩爾,他也好久沒跟他說話了,勞倫特想的有些出神,沒有注意到往他這邊走來的佩爾。

看著蹲在旁邊的法國人,佩爾忍不住笑出聲,“好像一隻小動物”他心想,小心地走到他身後,看著對方專注地聽著音樂的側顏,他清了清喉嚨,對方抖了好大一下才轉過身,對上眼後佩爾彎下腰伸出手。

「勞倫特科斯切爾尼先生,願意把第一隻舞獻給我嗎?」

低垂著頭,勞倫特根本不敢對上佩爾的眼睛,只能不停的盯著自己的腳,心裡重複著“不要踩到腳不要踩到腳不要踩到腳”,完全沒有注意到佩爾一直盯著自己,好不容易熬到一曲結束,佩爾湊到勞倫特耳邊,小聲說了一句話,讓勞倫特從耳尖紅了起來,微弱地點了點頭,下一秒就被佩爾緊緊抱在了懷裡,他愣了愣,隨後笑了笑,把手臂環繞在對方的腰上。

「你喜歡這個地方的話,那不如就留下來吧,留一輩子」




























時間又過了很久很久,還是同樣的那天,佩爾的生日那天,阿森納的隊友們幫他辦了個生日派對,把剛剛砸在自己臉上的蛋糕清理乾淨後,佩爾從廁所走出來,看到一個人坐在旁邊滑手機的勞倫特,走了過去彎下腰伸出手。

「勞倫特科斯切爾尼-默特薩克先生,願意把第一隻舞跟以後很多隻舞獻給我嗎?」「樂意之至!」

热度: 8 评论: 14
评论(14)
热度(8)
  1. 灵拥-AlrsenSiebe Und Siebzig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红白座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