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be Und Siebzig | Powered by LOFTER

【胡花】How Long Will I Love You

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寫文了

上了大學之後一直忙著習慣跟趕作業

加上加了系隊跟社團,很多事情常常擠在一起

現在快期末了,但我還是依舊很忙

打這篇文的同時我還在搞英文課演戲的劇本

太久沒寫文覺得寫出來都不是我自己的了

希望之後我可以寫得更多更好

篇名是前陣子一直在循環的一首歌,很喜歡所以就拿來用了

(寫的時候則是在聽The Greatest Showman的原聲帶,休叔棒透了)

希望你們喜歡:)










早晨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透了進來,因為已經是冬天了,光線並沒有那麼刺眼,屬於義大利半島的溫度暖暖的投射在床上糾纏的兩人身上。金髮的男人感受到了干擾而微微睜開了眼睛,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綠眼睛,拿過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點開來想看個時間,看到鎖屏才意識到這隻手機並不是屬於自己的,「10:45....」小心地放回原位,他轉過身看著床上手機的主人,伸出手順了順對方因為睡覺而打結的捲髮。


赫韋德斯小小地嘆了口氣,昨天晚上胡梅爾斯就這樣敲開了他家的大門,用著「我想你了啊」這個老套牙的藉口就待了下來,想到這裡他只想敲一敲昨天的自己的腦袋,這種爛理由你也讓他用了,不過.....「我們的確是很久沒見面了。」


自從他轉會到尤文圖斯時,一切都感覺在作夢,他離開了那個他待了半個球員生涯的地方,來到了義大利,一個有新的語言、新的環境、新的踢球方式,一切的一切都還等著他來習慣,而他的傷又在這個時候跑來搗亂,國家隊的時候勒夫有打給他一通電話,關心了他的傷,關心了他在義大利的生活,但也不免的提到了這次徵不徵他,「教練,沒關係的,這種事情也難免,都當過球員,我們都知道國家隊徵招這種東西都得靠運氣。」「你要好好休息」對面的人停了停「你跟馬茨一起的時候你們兩個狀況最好,我也知道你們兩個關係很好,希望你們能繼續保持這種默契。」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離開德甲還有一個最大的不同—遇到胡梅爾斯的機率,捲毛男人還在多特蒙德的時候,他總是特別期待魯爾德比,不僅僅是因為是德比,可以跟好朋友及國家隊隊友以死敵的身份站在對面也是挺不錯的不是嗎?比賽次數很多,同時以隊長身份比賽的場次卻少得可憐,他印象最深刻的那一次他們兩個還吵了起來,”本尼我知道你還是愛我的,雖然你又吼我了。“當晚對方那句話他還記得很清楚。


之後胡梅爾斯就轉會到了拜仁,相遇的機率只剩下德甲聯賽期少少的兩場比賽,以前都還在魯爾區時要是想找對方,開個車總是很快就到,現在則是兩個小時的車程了,『現在是要做飛機的距離了呢....』赫韋德斯稍稍脫離了回憶這樣想著。


他總是很珍惜那兩場比賽,那段期間他也很少收到國家隊徵招,所以只能趁這種時段時間好好見個面,每次賽前通道聊天的時候他們常常聊到忘記他們等一下還有一場比賽要踢,有一場他跟諾伊爾打完招呼後他就去找胡梅爾斯聊天,直播的畫面被粉絲們做成了動圖放到了推特上,而赫韋德斯是個會看粉絲標記他的文章的人,所以他看到了那幾段影片跟動圖,他才赫然注意到原來當時的他笑得那麼開心。


胡梅爾斯剛轉會拜仁的那陣子也在傷,所以他很懂赫韋德斯的心情,常常打skype給他,其實在轉會消息剛確定那段期間,他就常常打視訊電話給他,一方面怕他心情低落,一方面也是彌補他們沒辦法面對面見面的遺憾,其實赫韋德斯也是一個在足球商業圈裡打滾很久的人了,他什麼轉會沒看過,內馬爾那個上億轉會他還震驚得多,”但是那都是別人轉會,不是你轉會阿“胡梅爾斯給出了這個理由。


在沙爾克的回憶很多,有幾個他無法忘懷的,但有一件事他記得很清楚,那是他生日當天....


其實應該不能算是他的生日,畢竟他的生日四年才一次,平常他都是三月第一天慶祝生日,而今年剛好遇到沙爾克踢拜仁,他還挺開心的,可以在生日的時候遇到自己的愛人有什麼不好,只是胡梅爾斯明明知道當天是他慶祝生日的那天卻沒給出任何暗示,這讓赫韋德斯有些疑惑。


到了比賽當天,因為交通問題,沙爾克的大巴比預定時間晚了一點到安聯球場,到了更衣室之後,赫韋德斯打開櫃子打算整理一下東西,卻發現了一個包裝得非常完整的盒子,上面貼了張紙條,寫著『請賽後再打開』,放這個禮物的人字跡非常地整齊,整齊到讓他猜不出是誰放的,赫韋德斯看了看四周,沒看到有人跟他一樣疑惑,他只好把它放回原位,專心地準備比賽。


等他洗完澡從浴室出來時,更衣室已經空了,他這才想到那個盒子,一邊擦著濕漉漉的金髮,一邊走回櫃子前,小心地拿出那個盒子,他輕輕的搖了搖,沒有聲音,也沒有什麼重量,「粉絲送的禮物嗎?」他小聲地嘟囔著。


把衣服都套到了身上,赫韋德斯才著手拆開手邊的不知名人物送的禮物,包奘紙包的很漂亮,漂亮到他有點不忍心拆。小心的剝了下來,打開後他這才發現,裡面什麼都沒有。


「本尼迪克特.赫韋德斯」這時門口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被叫的人回過頭,發現是胡梅爾斯站在了門口正盯著他,身上穿著正式的西裝,赫韋德斯認得那套,他曾經說過他很喜歡那套在胡梅爾斯身上的感覺。


「馬茨?這個東西是你送的嗎?可是裡面怎麼是空的?要送我生日禮物也不是這樣吧...」「本尼」胡梅爾斯又叫了他一次,赫韋德斯停下才他的話。


「想知道裡面裝了什麼嗎?」坐在椅子上的人點了點頭,「裝的是我對你的厭倦,我跟你認識了至少十年以上,真正成為朋友也有八九年了,也交往了三年多了,我曾經為了你等了三個多小時,在你低落的時候陪著你,在你職業巔峰的時候跟你一起開心,我們什麼事情都一起,而我從來沒有對你厭倦過。」胡梅爾斯一邊說著一邊前進,等他說完最後一句時已經站到了赫韋德斯前方。


「那你願意繼續讓我不要對你厭倦,直到一輩子結束嗎?」胡梅爾斯跪了下來,把戒指遞到他面前。

赫韋德斯想過更多更浪漫的求婚場景,面前的畫面是他沒想到的那種,他也糾結過他們兩人的感情,不過現在他想通了,反正是脫離不了面前這個男人了,他點了點頭,讓胡梅爾斯把戒指塞到他手指上。


「我還以為你會感動地大哭一場呢本尼」真是煞風景的一句話,『哎誰叫我愛他呢』赫韋德斯心想


時間回到現在,赫韋德斯盯著床上的人,再看回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對方手同款的戒指,覺得一切都很不真實,但人生嘛….本來就是用很多的不真實組合起來的。


「貝尼,早安」不知道何時身旁的捲髮男人已經醒了過來,正在盯著出神的赫韋德斯看,後者低了低頭,給了她的男朋友一個早安吻。


喔不,不是男朋友,是未婚夫了。


热度: 13 评论: 2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