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be Und Siebzig | Powered by LOFTER

【撸彪】甜點店的相遇

好久沒有嚕這麼長的文了

模特和甜點師的故事

希望大家會喜歡

因為臉魚戲份不多我就不打tag了

求小紅心求評論~

---------------------------------------------------------------------------------------------

叮的一聲,烤好的蛋糕從烤箱裡被拿了出來,瞬間店面充滿了甜膩的香氣,配上一杯紅茶,坐在窗邊,配著下午溫暖的陽光,足夠讓你在這耗上一個下午。

這時甜點師把剛烤好的蛋糕裝飾好擺到了櫃台旁的透明櫃中,脫下身上的純白圍裙,坐到了桌前,翻閱起早上還沒看完的書,他是這間店的老闆兼甜點師—馬蒂厄 德比希。

德比希還記得,他剛來英國這陣子,大家先注意到的,都是他手上的刺青,他不是沒有聽過背後的議論紛紛,他只是為每一個前來的客人奉上最好的糕點,帶著微笑遞給小女孩一支支棒棒糖,漸漸地,那些議論就消失了,大家轉而注意到德比希的甜點。

作為一個法國人,德比希從來沒有隱藏過對美食的喜愛,當初會成為甜點師的契機也很簡單—愛吃甜食,但他根本沒有想過,自己會離開家鄉來到海峽另一邊的英國,甚至是在這裡開一間屬於自己的店面,學甜點的過程很辛苦,他也曾想過放棄,但他想看到客人因為他的食物而顯露的笑容,所以他撐下來了,而現在的種種跡象也在告訴他,他做到了。

這時門口的鈴鐺響了起來,德比希抬頭看了看來人,在看了看牆上的時鐘,「今天挺準時嘛!」來人笑了笑,脫掉身上的大衣放到了德比希對面的椅背上,「有個拍攝剛結束所以我就早點來了,再說好不容易熬過這段時間我的甜食限制又放開了當然要吃!!」「你再這樣吃等下阿隆又要生氣了」德比希站起身往櫃檯走去「So,我們的大模特奧利佛先生今天想吃什麼?」

吉魯會遇見德比希的原因說起來還挺奇妙,他也是個愛吃甜食的人,每次拍完照都要求要吃甜食,而這時可憐就是他的經紀人了,不要看他的經紀人—阿隆 拉姆塞,曾經有一陣子都在抱怨為何自己如此悲慘負責到吉魯,不過兩個人其實是很好的朋友—看起來很和善,但吉魯知道,這傢伙不好惹,所以每次對方又擺起“奧利佛吉魯你不想活了嗎”的臉時,他就做起他最擅長的事......

「阿隆~阿隆我知道你人最好了,你也知道我沒有甜食活不下去,我保證我不會吃太多,就算吃太多我也會趕快減掉的,而且如果是你去幫我買的話你就可以控制數量了啊,所以拜託你啦阿隆~」沒錯,軟磨硬泡直到對方答應為止,最後阿隆還是乖乖地出去幫忙買蛋糕了,不過有個條件—「只能兩塊」「為什麼???????」「你上次胖多少要我提嗎??」看見對方有些危險的笑容,吉魯只好識相地閉嘴。

不過拉姆塞遇到了一個問題,全北倫敦的糕點店他幾乎都買過了,每次吉魯都會排個小排名,目前為止還沒有那個所謂的第一名,而他家的模特兒可是挑的很,開著車在路上亂晃的拉姆希這時注意到路邊一間小小的甜點店,『看起來不錯,碰碰運氣?』於是拉姆希推開了Bienvenue à nouveau的大門。

一進門,女孩們的談笑聲,小孩們的嬉鬧聲,空氣中甜甜的香味,這些都讓拉姆塞很滿意,快步走到櫃檯,敲了敲桌子,後方的人抬起頭對上拉姆塞的眼睛,帶上一個溫暖的笑容開了口「歡迎光臨,請問想要吃些什麼??」拉姆塞低下頭看了看透明櫃,過不了幾秒鐘抬起了頭,「抱歉,不過我想問一下,有哪些的糖分比較低的嗎?」「糖份比較低?」「對」拉姆希摸了摸頭,有些開不了口「我是要買給我的上司的,他不能夠吃太多的糖分」聽到這,德比希有些疑惑的神情消散,臉上帶的是燦爛的笑容,「模特兒是吧,等下我幫你挑幾個比較不甜的」「謝謝,不過你怎麼會知道他是模特兒阿?」拿起盒子的德比希看了看拉姆塞,歪了歪頭「猜的」

拉姆塞接過盒子,跟德比希道謝過後就離開了店裡,有個大孩子還在片場等他呢,等到他把盒子遞到吉魯手上時,吉魯已經迫不及待了,「喔阿隆我真是太愛你了~」拆開了叉子就把蛋糕送進嘴裡,「所以,今天的蛋糕要怎麼排名呢?」

「泥淖地在那利妹島這們好氣的段高的??(你到底在哪裡買到這麼好吃的蛋糕的??)」吉魯的嘴巴裡塞滿了了一整個千層派,他剛剛已經解決了一個德國布丁,看起來他對這些甜食很滿意,拉姆塞笑了笑,「無意間在路上經過看到的,如果你想知道在哪我可以告訴你,但是」拉姆塞站起身拉了拉衣服,拿起身邊的一套屬於吉魯的服裝「先把這套拍完我再告訴你」吉魯擦了擦嘴,接過拉姆塞手上的衣服,「成交!」

從此之後,吉魯成為了德比希的常客,每天工作前或工作完都要去上一兩次,有次出國回來什麼都還沒整理就直接去了,看到帶著大鬍子一臉疲累的吉魯出現,德比希有些驚訝,但很快地就收了起來,拿出每次吉魯都要求的千層派,經過這一次次的交流,兩個人從一開始的偶爾說上一兩句話到現在的一起坐上半個小時甚至是一個小時,從工作聊到了朋友,再從朋友聊到了另一半,而吉魯也是在這時知道了德比希還是單身。

「Lolo阿,我好糾結啊」今天的吉魯沒有工作,於是偉大的阿隆決定給他放個幾天假,所以現在的他正坐在一間咖啡廳裡,「他們的蛋糕沒有馬蒂做的好吃....」—喔我沒有提到他們兩個已經用錯好稱呼對方了嗎?那你現在知道了—「糾結什麼啊??」科斯切爾尼終於放下了他手中的手機,他跟吉魯已經認識了好久好久了,久到他們兩個都忘記已經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成為朋友的了—「真的不是因為我揍你嗎??」—最後吉魯成為了模特,而科斯切爾尼成為了編輯,他負責的作家是一個德國人,吉魯更喜歡叫他佩爾,等到吉魯再注意到時,兩個人已經在一起好一陣子了,有時候自己還會羨慕愛情事業雙收的好友呢。

「喜歡就追啊,糾結什麼」科斯切爾尼喝了口飲料,佩爾要他少喝一點咖啡所以他只能喝冰茶,「遇到真的喜歡的就退縮拉,這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撩人技術滿點的吉魯啊」吉魯低下了頭,沒有回答,以前的他總是沒什麼感覺,身邊的人來來去去,真正認真的戀情沒幾次,但德比希不一樣,他第一次遇到德比希的時候,那時候是下午兩點,陽光最大最溫暖的時候,他坐在窗邊翻著一本詩集,那是第一次他感覺到什麼叫“心動”,也是他第一次想要好好的對待一個人,他們兩個一點都不像,但卻完美的互補,是德比希填足了他所缺少的那塊,他不想失去這些。「誒,發什麼呆啊你」「啊…喔抱歉」「奧利佛竟然因為一個人魂不守舍,這個大消息我一定要告訴佩爾」「.......」「好拉,如果你真的喜歡他,就放手去追吧。」

之後的每天,吉魯去店裡的頻率更高了,早餐午餐晚餐總不落下,在德比希沒開店的日子還帶著他出去玩,在前者出國出席活動時,還會去各地甜點店拍照傳給他,再告訴他「這些蛋糕都沒有你做的好吃」時間一久,德比希自然會注意到,於是在某一天,德比希拉住了陪他吃完午餐正要離開的吉魯,後者支支吾吾解釋了半天,還是乖乖地點頭,「所以...你會接受我嗎?」吉魯眼帶期待地問著,德比希笑了笑「要接受你可以,你如果可以猜到我喜歡吃什麼甜食的話,我就答應你」

吉魯整個人都茫了,我是要怎麼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啊…,他曾經偷偷注意過,但德比希就像是故意一般,只要他在的時刻都不會去碰甜點,就這樣拖了好幾天,吉魯決定去找個人請教一下.....

『梅蘇特救命!!!!! -阿隆 』厄齊爾打開手機,迎面就是一條可以感受到對面的人有多著急的訊息,『怎麼了?? O-O 』『奧利佛已經煩著我問甜點知識一個禮拜了,覺得心累 QQ 』他戳了戳坐在他旁邊的赫迪拉,赫迪拉從電腦前抬起頭,接過手機看了幾眼,再看了看面前用著一雙大眼睛盯著自己的戀人,嘆了口氣,「你要他去找許爾勒吧,我相信他會幫忙的」得到答案厄齊爾低下頭搗鼓手機,「你明天有行程嗎?」「沒有啊怎麼了?」「電影馬拉松?」「Deal!」

於是他在厄齊爾的介紹下認識了許爾勒,也是一位甜點師,曾經在英國待了一陣子最後還是選擇回到了德國,吉魯有吃過他做的蛋糕,“ 非常的....德國人 ”吉魯如此評價,在跟許爾勒聊過一陣子後,一本書寄到了前者手上,是許爾勒當年學甜點的時候用的筆記,內容之詳細讓吉魯懷疑自己是不是以後也可以去賣蛋糕了,過沒好一陣子吉魯已經認識很多甜點的專有名詞跟各式各樣的甜點了。

「馬蒂你生日什麼時候阿?」又是一天的下午茶時間,吉魯狀似無意地提起,「7/28」「那天可以空出來給我嗎?」德比希終於把注意力放到了坐在他對面的吉魯身上,「可以阿」「那天的時候在這裡,你的店裡,等我,就這樣,好我先走了」說完吉魯就離開了,德比希盯著桌上只吃了一半的蛋糕若有所思。

到了當天,吉魯早早就出現在店裡,把一臉疑惑的德比希從後廚推出來,「接下來就交給我」「不要把我的廚房炸了蛤」看見吉魯比了個ok手勢後,德比希坐到了他的專屬位置,繼續設計新的蛋糕,等到吉魯把東西端出來時,德比希剛好寫完蛋糕的名字。

「那個....馬蒂我還是猜不到你喜歡吃什麼蛋糕,這段時間我學了很多關於甜點的事情,也學了怎麼做蛋糕,這可能不是你最想吃的,但我很希望可以在你生日的當天給你一個特別的禮物,至少這是我最喜歡的蛋糕,馬蒂生日快樂」吉魯把桌上的紅絲絨蛋糕往前推了推。

「不」德比希開了口「這不是你最喜歡吃的蛋糕」他抬頭看著明明很緊張卻裝淡定的吉魯,這時後者注意到那張設計圖,德比希也看到了吉魯的視線,微笑著把設計圖交了出去,「你最喜歡吃的蛋糕明明就是千層派」在看到蛋糕的名字後吉魯以為自己會丟臉地哭出來,「馬蒂?」德比希抓住吉魯放在桌面上的手「我最喜歡吃的蛋糕其實是千層派,他簡單好做,初學者容易上手,不同的內餡都能帶給他不同的感覺,重點是」德比希停了下來。

「那是你最喜歡的蛋糕,現在你知道了,所以我接受你」

後記

「所以你最喜歡的蛋糕真的是千層派喔」

「是啊」

「是因為我嗎?」

「你可以這麼說」

「所以你一直都有在關注我?」

「不然我怎麼在阿隆來的時候一下子就知道他的上司是模特兒」

德比希沒有說的是,他們真正的第一次相遇,是在某次德比希被他的師傅要求去北倫敦一趟,他在那裡看到了坐在窗邊陽光下的吉魯。


热度: 28 评论: 6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