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be Und Siebzig | Powered by LOFTER

【胡花】Leben (一發完)

我真的有在寫文復健了 這篇寫了我三天

本來就想寫個花爺在尤文的這一年,後來又想寫性轉

於是就把兩個都集合在一起

結果寫到最後面的時候發現性轉的感覺不夠濃所以就改掉了

其實就是個阿花永遠都有大頭陪著他的故事

嘗試了一個比較日常的風格 不然以前寫文都走AU甜文(

希望大家喜歡:)










赫韋德斯覺得17-18賽季大概是他職業生涯中最跌宕起伏的一年了






受傷、拔袖標、被租借、離開德國、踢意甲,一下子發生太多事讓他有些恍惚,等他發覺時他已經穿著尤文的訓練衣站在尤文圖斯球場中了,籃色的訓練衣讓他覺得自己好像根本沒有離開過沙爾克,但是球場裡的黑白配色在時時刻刻地提醒著他


此時的她正站在尤文圖斯的訓練場,聽到場旁攝影師手裡相機的快門聲—就算在一眾帥氣的義大利球員中,赫韋德斯還是挺顯眼的,一頭金髮,皮膚白皙,瓜子臉上帶著微微的雀斑,畢竟隊裡拉丁面孔還是佔多數—他稍微轉了身,已經有了好多年的職業生涯但他還是有些不習慣被拍照,那也是他不太常更新社群軟體的原因,“誰像那個傢伙啊…”又來了,這已經是他今天第三次在訓練時走神了,那個遠在德國的他的男朋友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一直出現在他腦海裡






剛到都靈時,看著那些平常只能在照片中看到的有名球員,赫韋德斯突然有些退縮,她偷偷湊到了赫迪拉的旁邊—在異鄉可以有人跟他說德文他還是很欣慰的—,突尼西亞裔男人正在跟他在英國的男朋友視訊,「哈囉梅蘇特」赫韋德斯打了個招呼,『嗨本尼~在義大利還好嗎?』聽到青梅竹馬的關心,他微微苦笑了下,視訊對面的男人看到她這樣,摸了摸自己的頭髮,『你現在已經在別的球隊了,就不要想太多了,我相信薩米會好好照顧你的』赫韋德斯點點頭,坐回自己的位置,讓也在遠距離的兩個人有點私人空間。


拿出手機,滑開解鎖,桌面是他跟胡梅爾斯的合照,「你另一半嗎?」身旁突然傳來的聲音嚇了他一跳,轉過頭面對聲音的來向,赫韋德斯點了點頭,把手機遞給了身旁的阿根廷籍男孩,「你們交往很久了嗎?」想到自己的戀人他有些害羞,「我們從2009年就在一起了」看到後者眼裡的羨慕,赫韋德斯摸了摸他的頭,「我們曾經效力的球隊是死敵,連約會都要小心翼翼地,國家隊是我們最能夠相處的時光,要不是我們得了世界盃,不然我們可能還在談地下戀情呢」每次提到胡梅爾斯他話頭就打開了,「喔我是不是說太多了!?」「不會啊,可以聽這些我覺得很開心」看著迪巴拉的笑容,赫韋德斯也笑出了聲,「你們這樣突然變遠距離肯定很辛苦吧?」


肯定辛苦啊,赫韋德斯心想,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從開車只要20分鐘到2個小時,現在則是不坐飛機到不了呢,看著沒有回答的前者,迪巴拉也不多問,只是拿出手機用有些破的英文跟赫韋德斯聊天,順便帶他了解隊友們,有些人赫韋德斯在國家隊層面的比賽上她就見過了,只是不是很熟悉,因為迪巴拉的關係他整隊的人都認識的差不多了






過了幾天,教練來找他說下場比賽他會是首發,當下聽到的瞬間他都傻住了,直到走出辦公室他都沒醒過來,慢悠悠地走回更衣室摸到手機他才驚醒,調出被他釘選在最頂端的聊天視窗,丟給對方一大堆驚嘆號跟表情符號,對方很快速的就回覆了,剛洗澡出來的迪巴拉看著對著手機傻笑的赫韋德斯還以為他瘋了,湊近看了看對方的手機畫面,「小狐狸!?」「我男朋友拉」還在傻笑狀態的赫韋德斯不以為意地回答,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迪巴拉幼小的心靈中丟下了多大的震撼彈,“原來戀愛會讓人變傻是真的...”迪巴拉心想


等到比賽的當天,赫韋德斯覺得自己的狀態比當時世界杯決賽時還要好,站在球員通道里,他有些緊張,不僅僅是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站上這個球場,雖然當初藥檢結束簽約當天,她也有上到草皮來,但是那時球場沒有被幾萬個粉絲填滿,那個緊張程度真的很不一樣,這是一隻很有歷史的球隊,他不想球迷失望,另外一個原因是有個人昨天告訴他說他會看這場比賽,雖然不知道對方的話是真是假,但他還是希望可以讓螢幕那邊的人驕傲。


結果這場比賽比他想像的還要更好,他首發而且打滿全場,甚至進了一顆球,從球場下來後,他洗了個快速的澡,翻看著推特上球迷標記他的貼文,無非是稱讚他的表現並希望他的傷趕快恢復,還沒等他看完幾個,胡梅爾斯的電話就打來了,『本尼!!!!!!』還沒等他開口,對方的大叫聲就傳了過來,『比賽我看了!你表現得太好了!果然是我家本尼!』聽到胡梅爾斯的稱讚他有些害羞,他手指絞弄著手裡的毛巾,更易室裡亂糟糟的物品提醒著他剛剛的比賽,『本尼?』沒有聽到對方的回應胡梅爾斯有些擔心,『你是不是又在害羞了?』「沒..沒有啊」被戳中想法的赫韋德斯臉頰已經紅了,『我在床上說那些話的時候你都不會害羞,怎麼現在這麼害羞呢?』「胡梅爾斯!!!』赫韋德斯已經徹底成為了一顆蕃茄


掛掉了胡梅爾斯的電話之後,他繼續翻看著推特,存了幾張球迷推給她的照片,注意到放在旁邊的球衣,想到之前戀人一直跟他鬧說想看他穿新的球衣,於是她套上球衣自拍了幾張丟給胡梅爾斯,後者很快就已讀了,並傳了張截圖給赫韋德斯,截圖中是一個滿是赫韋德斯照片的資料夾,『我把你傳給我的照片都存起來了喔!:P』赫韋德斯眼尖地注意到裡面有幾張照片他沒有看過『馬茨胡梅爾斯你什麼時候偷拍我睡覺的!?!?』『秘密❤️』






之後的比賽他還是在養傷,畢竟急也沒有用,不過教練還是都會把他放在替補席上,他自己是不知道尤文對於買他的意願,但是他對自己回到沙爾克的期望已經不高了,不過這些事等賽季結束後才需要考慮,他告訴自己,這個賽季只要可以為尤文上場的時間他都要好好努力


離那場比賽之後又過了幾天,胡梅爾斯問他說幾天後的歐冠比賽他要不要看,他這才知道拜仁的下一個對手是皇馬,他想起了當時尤文踢皇馬時大家的眼淚和憤怒,布馮的不甘和球迷的失望,自從那場比賽輸了之後他就沒在注意過接下來的賽程了,他沒有正面回答胡梅爾斯的問題,只是問說「你覺得你們勝算多大?」對方的回答總是那麼有自信「我相信我們可以贏」


只可惜事情總不能按照想法來,拜仁最後還是輸給了皇馬,赫韋德斯坐在家中看著螢幕上胡梅爾斯的眼淚,連續兩年遇到皇馬,連續兩年都倒在同一個地方,他算準了胡梅爾斯回到更衣室的時間就給對方播去了電話,他沒有安慰對方,沒有問對方有沒有受傷,沒有說些只會更加刺痛對方的話,他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我愛你』






沒了歐冠比賽,聯賽的比賽還是要繼續,不用三線作戰之後兩個球隊都把心思放到了聯賽上,但他們比起前期可以視訊的時間也變多了,赫韋德斯在義大利也算適應得不錯,雖然在跟隊裡人聊天時他還是只能用英文,連訓練時他都需要有人幫他翻譯他才能真正知道教練在說些什麼,但他已經可以教胡梅爾斯幾句簡單的義大利文了,『我去義大利玩的話妳要帶我嗎?』看著因為網路訊號而有些模糊的胡梅爾斯的臉,赫韋德斯有些難過,赫迪拉說得沒錯,遠距離真的很難熬,「我想你了」但他們不會被這點距離打敗






時間過得很快,聯賽走到了最後一輪,球隊工作人員到理療室裡面告訴他們說今天比賽結束之後有捧盃儀式,其他球員習以為常的繼續做自己的事,只有赫韋德斯自己內心有些激動,他在沙爾克真的太少碰到獎盃,來尤文第一個賽季他就碰到兩次捧盃,他覺得有些不真實,注意到理療師關心的眼神,他搖搖頭笑笑,把注意力轉回手上的手機


比賽結束之後,他們都回到了更衣室裡,奪冠紀念T恤已經被放在他們每個人的櫃子裡了,還沒等他穿好,不知道是誰已經把大瓶的香檳打開到處亂噴了,赫韋德斯搭著身旁人的肩跟著叫叫跳跳,什麼傷病的他現在不想管,慶祝才是最重要的,等香檳噴完之後他注意到桌上放著整箱的啤酒,他順手就拿了兩瓶一開一並遞給其他球員,什琴斯尼對他這個技巧表達了讚嘆,他把手上的啤酒拿給他,「我是德國人啊」「希望羅伯特可以學會這個」赫韋德斯笑了笑


捧完了杯奪冠遊行就來了,赫韋德斯站在巴士上,看著被滿滿的人潮擋住的道路,看著在大巴上大叫大跳喝得醉醺醺的他的隊友們,看著隊友們舉著手機錄著限時,他覺得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笑得這麼用力了,上次這麼瘋狂大概已經是四年前那次奪冠遊行了,赫韋德斯記得當時的陽光、酒精和胡梅爾斯手掌的溫度,「在想什麼?」迪巴拉走了過來搭在了他的肩上,「在想上次參加的遊行」「你們世界杯奪冠的那次?」迪巴拉有看過赫韋德斯拿給他看的照片,整個國家都為之瘋狂的氛圍是無法比擬的,赫韋德斯點點頭,繼續拿著手機到處找人拍照順便錄影


等一切慶祝都結束之後,赫迪拉把他載回了住的地方,「我覺得身上都是酒精跟防曬乳的味道」赫韋德斯梳理了一下頭髮順便拉了拉衣服,「誰不是呢」前者把車子停了下來,離赫韋德斯的家還有一段距離,但他決定用走的過去就好,「那個......」赫迪拉停下了話頭,「恩?」赫韋德斯剛打開車門,他回頭看著欲言又止的前者,「沒事,之後見」赫韋德斯歪了歪頭,看著赫迪拉的車離開,她轉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離家門口還有幾步路的時候,她看到一個人正在四處張望,像是在找些什麼一樣,那個人的面孔是她怎麼也不會忘記的,她用她最快的速度衝了過去,「馬茨胡梅爾斯!!!!」對方轉過來的瞬間他丟下手裡的東西撲了上去,胡梅爾斯有些搖晃但還是穩穩接住了懷裡的人,「我也很想你本尼」


把胡梅爾斯接進了家裡,「怎麼突然來義大利了?」他拿著水杯坐到在包裡掏著東西的胡梅爾斯旁邊,「上次有人在電話裡說想我啊,我想說你賽季結束了所以就飛過來了」胡梅爾斯掏出了想要的東西轉過來面對呆掉的赫韋德斯,「怎了?太久沒看到你男朋友被帥到了?」赫韋德斯笑著搖搖頭,「只是在想」他躺到了胡梅爾斯的大腿上,把水杯放到面前的茶几上,看著胡梅爾斯的下巴,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就像是要確認對方是否真實一般,但後者放在他的肚子上的手傳來的暖意正在清楚的告訴他,他的男朋友飛到了都靈而且正坐在他身邊,「我的男朋友怎麼這麼好」


隔天沒有訓練,代表赫韋德斯可以好好的睡到飽,但運動員的生理時鐘還是讓他早早地醒了過來,胡梅爾斯的手臂環繞著他的腰,源源不絕的暖意讓他還有些昏昏欲睡,但他決定還是起床,赫韋德斯動了動,打算從胡梅爾斯的懷抱中掙脫出來,結果還沒等他抽開多少距離,後者就又把他拉了回去,赫韋德斯等了等,發現對方只是下意識地動作,根本沒有要醒過來的樣子,看了看床頭櫃上的時鐘,看著胡梅爾斯的睡顏想了想,把自己更深的塞進去對方的懷抱,反正他們兩個都是冠軍,有可以繼續睡懶覺的權利






赫韋德斯覺得17-18賽季大概是他職業生涯中最跌宕起伏的一年了,但是他有胡梅爾斯的陪伴,那些都不是問題



热度: 10 评论: 1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