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be Und Siebzig | Powered by LOFTER

【M4K6】命定 (中1)

看看我如此高產XD

果然坐咖啡廳就是有效率

然後我連中都要分了,看我到底可以寫多長呢www

這篇番外已經比正文還要長了

不如把它算成同一個世界觀吧XD

上在這裡

========================

========================

      之後的生活還是一天天的過,佩爾沒有再提起那個不明的碰觸,而勞倫特也不敢開口問,兩個人還是一樣的作家和編輯的關係,只不過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一樣了,而第一個發現這個不一樣的人,不是當事人,而是—你沒猜錯,又是奧利佛 吉魯。

   「話說勞倫特你最近談戀愛啦?」兩個人久違的一次見面,奧利佛一看到勞倫特就講了這句話,害的勞倫特拿杯子的手晃了晃,「講什麼啊你....」「真不是我要說,你最近看起來真是氣色好多了」因為勞倫特白的關係,平常看起來總是有點虛弱的感覺,但是奧利佛知道,這傢伙的確是挺安靜,但打起架踢起球來,也是狠啊,平常要在他打完架或是踢完球才會出現的紅暈更常出現了,而對方笑的次數也變更多了,「我知道你這陣子肯定是沒時間踢球,也沒那麼閒到去打架,但是你最近看起來真是開心多了,所以最有可能的選項就是你談戀愛拉~」看著對方一臉“我猜到了吧”的表情,勞倫特真是想一巴掌打下去,但是他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優雅的端起了杯子並說「你家小甜點師呢」滿意地看到對方僵住的笑臉,勞倫特才開始認真的思考他跟佩爾的狀態。

      他跟佩爾已經認識了半年,但兩個很多喜好都相同,足球.電影.書籍,當他知道佩爾也喜歡阿森納時,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個gunner是件多開心的事情,而且佩爾也從不對自己捉急的英文口音表達任何嘲笑的意思,「我自己的英文也有口音啊,別忘了我是個德國人啊」其實勞倫特很喜歡佩爾講英文的音調,多少有點德文的影子,但又不像德文那麼硬。

 

      有一次佩爾跟出版社請了一個月的假,說是要回德國一趟找找靈感,所以那一整個月勞倫特跟他只能每天發短信偶爾視訊,不用敲開佩爾家大門要稿子的生活讓他有些不太習慣,但每天早上可以收到佩爾道早安的訊息還是讓他很開心,有天佩爾傳了張他抱著長頸鹿娃娃的照片給他看,『你看我收到的生日禮物:P』『恭喜你找到同類拉:)』『勞倫特你要不要一隻?可以跟我的搭成對喔!』看到這封訊息的勞倫特突然覺得臉燒得發燙,把手機丟到床上,不敢相信自己到底有沒有看錯,「這種話不是拿來哄女朋友的嗎!?!?」最後他還是乖乖把手機拿回來,把訊息頁面退出又進入,還是抬起手回覆起對方,『我又不是長頸鹿要了能幹嘛?』『這樣你就會想到我拉XD』那一整天勞倫特的耳朵都是紅的。

      又有一次,勞倫特被要求出了一次差,這次的目的地在愛爾蘭,他把這個消息告訴了佩爾,「那我跟你一起去吧!」「蛤!」不要怪勞倫特大驚小怪,只是他真的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我來英國之後想去愛爾蘭很久了,聽說那裡很漂亮誒,既然你要去我就跟你一起啊,勞倫特拜託拉」看著對方像隻特大號哈士奇—還是巨大版的—一樣的眼神,勞倫特還是乖乖地讓他跟了,整段旅行兩個人都玩得很愉快,佩爾看起來像是做過功課一樣,一路上認真的幫勞倫特解釋著,更讓他驚訝的是,佩爾竟然去學了法語,在勞倫特不太懂英文單字的意思時,佩爾就用法文跟他解釋,這讓他非常的感動,也讓他有了不一樣的想法,但他只是瘋狂地告訴自己,他跟佩爾只是朋友。

      又是一天收稿的日子,勞倫特敲了敲佩爾家的大門,奇怪的是,這次佩爾沒有馬上開門,勞倫特疑惑的歪了歪頭,這時注意到門上貼了張便條,『有事不在家,如果是勞倫特,備用鑰匙在信箱裡面,稿子我放在桌上了:P』「這傢伙把鑰匙放哪就這麼明顯的寫出來真的好嗎.....」但他還是把鑰匙找了出來走進家裡。

 

      在餐桌上找到了稿子,勞倫特拿起來翻了翻順便左右看了看對方家裡的擺飾,每次來只是拿了稿子就走,也從沒注意過對方家裡,電視櫃的上方放了張照片,勞倫特靠近一看,發現是上次去愛爾蘭的合照,「真是的,明明臉都看不太清楚他還這麼喜歡。」這時手中的稿子掉出了一張紙

< It would be a privilege to have my heart broken by you. —The fault in our stars >


    他把紙條翻了過來,連稿子都沒拿勞倫特就從佩爾家裡跑了出去,紙條滑到了地上,上面是滿滿的勞倫特 科斯切爾尼和我喜歡你。

热度: 4 评论: 16
评论(16)
热度(4)